智庫建議

陳子琦、谷林、趙宏等 |《共和國的鋼鐵歲月》之二:歷經風雨五十年 支持武鋼大發展
發布日期:2022-02-09 信息來源:中咨智庫 訪問次數: 字號:[ ]

編者按:《共和國的鋼鐵歲月》一書通過對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原黨組書記、總經理石啟榮同志的訪談,揭示了我國鋼鐵工業發展過程中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再現了鋼鐵工業艱苦卓絕、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為鋼鐵工業的歷史傳承和轉型升級注入了新的正能量。本書20余萬字,由在石啟榮身邊工作的同志們歷經十多年收集整理而成,圖文并茂,內容翔實,對了解共和國火紅的鋼鐵年代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對鋼鐵工業未來發展也具有現實意義。

武漢鋼鐵(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武鋼”),本部坐落在湖北省武漢市青山區、長江南岸,占地面積21.17平方公里,于1955年開始建設,1958年9月13日建成投產,是新中國成立后由蘇聯幫助興建的第一個大型鋼鐵基地,是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鋼鐵行業重點布局的南方鋼鐵大廠。

1958年武鋼高爐建成投產,毛澤東前往視察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武鋼從勘察廠址、開工興建到投入生產、續建擴建和技術改造,伴隨著新中國的成長一步步發展壯大。如今,武鋼已成為集礦山采掘、煉焦、煉鐵、煉鋼、軋鋼及物流、配套公輔設施為一體的大型鋼鐵聯合企業,是全球最大、質量品種一流的硅鋼生產基地,是我國主要的中高檔轎車面板生產制造企業之一。武鋼集團現已具備年產鋼4000萬噸的生產能力,產能規模穩居中國前五、世界前十。2014年,武鋼生產粗鋼2757萬噸,實現銷售收入1450億元,利潤總額16.8億元,員工總數超過8萬人,已連續五年入選世界500強企業,位居第310位。

武鋼風貌

武鋼作為新中國鋼鐵工業的一面旗幟,歷經60多年的風風雨雨,青山本部累計粗鋼產量已超過3億噸,為我國國民經濟持續快速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和保障,在我國鋼鐵工業發展進程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回顧武鋼光輝的歷史,從選址初建到成為我國鋼鐵行業的璀璨明珠,得益于黨中央和各級領導的關愛,也與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密不可分。在籌建初期,許許多多設計和勘察人員,跋山涉水,不辭辛苦,開展了資源勘察、廠址選擇、資料搜集、設計制圖、方案論證審查等富有成效的工作,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在大規模建設時期,各路建設大軍從全國各地奔赴武鋼,夜以繼日地艱苦勞動,確保一個又一個建設項目保質保量的勝利竣工。在壯大發展時期,相關部委領導和鋼鐵行業專家們統籌全局,高瞻遠矚,以高度的責任感,為武鋼向現代化鋼鐵強企邁進作出了卓越貢獻。

而在武鋼每一個歷史抉擇時刻,都能發現石啟榮同志雖不高大,但卻挺拔堅忍的身影,一幅幅鮮活的畫面躍然紙上。在1954年武鋼初步設計專家審查會上,初出茅廬的他大膽直言,有理有據地論證了高爐設計指標的先進性和合理性,吹響了武鋼建設新中國現代化鋼鐵企業的號角,受到蘇聯技術專家的點名表揚。在20世紀90年代武鋼硅鋼二期工程建設時期,他力主使用國家財政撥款代替日本貸款,大大降低了武鋼的資金壓力,為武鋼建設成為世界最大的硅鋼生產基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世紀初期,他力排眾議,力主決策建設我國第一套2250mm熱連軋機,為武鋼優化產品結構、開拓汽車板市場、提升市場競爭力開創了良好的局面。

回顧歷史,這些重大謀劃和決策對武鋼在不同時期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和促進作用,石啟榮同志以他敏銳的洞察力和非凡的創造力,為武鋼的現代化發展作出了鮮為人知的重要貢獻。

歷經風雨五十余載,石啟榮同志也從一位翩翩少年成為須發皆白的耄耋老者,見證了作為新中國鋼鐵旗幟的武鋼從誕生到輝煌的發展歷程。本篇梳理記錄了石啟榮同志見證和支持武鋼發展的典型事例以及背后的故事,供廣大讀者細細品味。

耄耋老者石啟榮

一、才華漸溢,武鋼一期審設計

新中國成立初期,一窮二白,百廢待興,尤其在工業領域,基礎十分薄弱。毛主席曾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描述:“現在我們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壺,能種糧食還能磨成面粉,還能造紙。但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呈現了當時我國工業的現實情況。

為了保障國家安全,支撐戰略發展需要,促進經濟發展,“一五”計劃時期,以蘇聯設計和援助的“156項”重點工程項目為核心,我國明確了優先發展重工業的主攻方向,而鋼鐵、能源等領域又是重中之重。

在“156項”重點工程之中,建設新中國第一個大型鋼鐵聯合企業的項目尤為重要,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但廠址選擇多有爭議,一直懸而未決。

1952年9月,新中國第一個大型鋼鐵企業的建廠建議書由時任中財委主任陳云提交給毛主席,建議書中介紹了有條件建設年產100萬噸鋼以上大鋼鐵廠的幾個地區:鞍山、本溪、石景山、大冶、海南島和白云鄂博,并提出建議,因大冶地區位于我國中心地帶,有長江水運便利條件,且資源富集,本地就有鐵礦石以及石灰石、白云石等輔料資源,周邊的江西、安徽、河南省有大量煤炭,鋼廠產品可就近供應中南、西南、華東等廣大區域,在大冶地區建廠可使我國鋼鐵行業形成“一南一北”(北方的鞍鋼)兩大基地的有利態勢。毛主席在百忙中多次與周恩來總理磋商,廣泛聽取中財委、重工業部和蘇聯專家的建議,并幾次參加政治局會議討論,最終做出了“鋼鐵要過關,鋼鐵要過江”的最高指示,中共中央正式決定“在武漢附近的大冶地區”,建設南方鋼鐵大廠,為優化我國鋼鐵工業生產力布局奠定了基礎。

之后,廠址具體位置的勘察工作緊鑼密鼓地開展起來。1954年2月,蘇聯黑色冶金工廠設計院列寧格勒分院院長別良其可夫,率專家組來武漢協助廠址選擇一事,但對我國提供的武昌徐家棚、咸寧賀勝橋(北伐戰役遺址)、汀泗橋(北伐戰役遺址)等6個候選廠址進行現場勘察,都不滿意,或是地處丘陵,或是氣候條件不利,且可利用土地面積均在4平方公里以下,建設大型鋼鐵企業顯得緊張。

一個偶然的機會,蘇聯專家組在勘察過程中爬上一座石山,展望青山荒野,占地面積超過7平方公里,水源、交通、地質地形俱佳,正是建設南方大廠的最佳選擇,此處便是如今武鋼青山本部所在。于是,在1954年5月,新中國第一個大型鋼鐵企業廠址最終選定在武漢青山區,且正式命名為“武漢鋼鐵公司”。從此,展開了武鋼在新中國鋼鐵冶金史上的金色篇章。

新中國南方鋼鐵大廠選址

廠址確定后,武鋼的籌建工作緊鑼密鼓地全面展開,其重中之重,就是由蘇聯承擔的方案設計工作。1955年,蘇聯哈爾科夫(位于今烏克蘭東部哈爾科夫州)設計院提交了武鋼“一期工程規模年產鋼120萬噸至150萬噸,預留300萬噸規??赡苄浴钡脑O計方案,并由國家建委組織抽調鋼鐵行業權威專家和設計人員,在武漢召開初步設計專家審查會議,石啟榮同志就是當年參會專家之一。那時,他已在鞍鋼設計院煉鐵設計科工作三年有余,時任鞍鋼設計院煉鐵科科長的金鑫同志慧眼識珠,發現了石啟榮同志勤于專業知識、敢于堅持真理、善于處理復雜問題的潛質,故派他作為高爐方面的代表,參加鞍鋼設計院對武鋼工程的初步設計審查會。這對只有26歲、參加工作才3年的石啟榮同志來說,既是對他業務能力的充分肯定,又是一項充滿挑戰的艱巨任務。

蘇聯專家現場勘查

專家審查會上,面對蘇聯哈爾科夫設計院設計的擁有蒸汽噴吹、控制系統等當時先進設備和大風、高溫、高冶煉強度先進操作工藝的,特別是設計指標比鞍鋼還先進的武鋼1號1386m3高爐設計方案,參會的我國鋼鐵行業專家基本都持反對意見,認為蘇聯提出的設計指標過于先進,很難實現,要求修改設計指標??墒瘑s同志不這么看,他認為,蘇聯提出的武鋼高爐技術指標符合技術進步、行業發展的客觀需要,且配置了相關的技術措施,只要配套設施完備,其設計指標是可以實現的,這對促進我國鋼鐵工業技術進步是十分有意義的。但現實情況是,作為當時會場上年齡最小、職務最低、資歷最淺的年輕人,公開提出反對眾多知名專家、領導的觀點,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他也猶豫過,他也遲疑過,但最終,支持武鋼建設的責任感和對我國鋼鐵工業的一片赤誠之心使他充滿了力量,鼓起勇氣在審查會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石啟榮同志的發言言簡意賅,有理有據,得到當時武鋼設計院的肖院長和總設計師易大元的支持。蘇聯鋼鐵專家在審查會總結時,表揚了石啟榮同志,認為他的發言很有見地,專業知識非常扎實,具有發展的眼光。最后,專家審查會通過了蘇聯提出的武鋼高爐設計方案。

一石激起千層浪,誰能想到,石啟榮同志這顆“小石頭”,卻成為促成武鋼高爐初步設計順利通過審查的關鍵因素。雖然在審查會后有關石啟榮“居功自傲”(1953年在鞍鋼三大工程中立功)、“不尊重老同志”等言論不絕于耳,但他默默地承受著一切,在他眼里,個人得失與加快武鋼建設、推動行業發展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1958年9月13日,毛澤東主席親臨武鋼,現場觀看了當時我國最大、世界一流的武鋼1號高爐(1386m3)順利生產出第一爐鐵水,感到歡欣鼓舞。武鋼1號高爐的順利投產,客觀上也驗證了石啟榮同志當年在初步設計審查會上所提出觀點的正確性和可行性。

武鋼初步設計蘇聯專家解釋會

毛主席觀摩武鋼1號高爐出鐵

二、多方協調,〇七工程意義大

武鋼一米七軋機系統工程(也稱“〇七工程”),是在20世紀

武鋼一米七軋機系統工程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建設的,歷經6年,于1980年年底建成投產,次年年底經以國家建設委員會副主任李景招為首組建的驗收工作組驗收通過。機緣巧合,時任國家建委重工業局副局長的石啟榮同志,被委任驗收工作組秘書長一職,繼作為專家參加初步設計審查之后,再一次見證了武鋼發展壯大的歷史性時刻。石啟榮同志在1957年年底國家建委撤銷后又被分配到國家計委重工業局鋼鐵處負責鋼廠年度和五年計劃的編制工作。為了了解武鋼每年的建設資金、工程進度、資金使用等具體情況,石啟榮同志每年都要幾次去武鋼調查研究。

在武鋼一米七軋機工程經國家驗收時,就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存在著爭論,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比如,軋機用電問題。當時,武鋼一米七軋機工程建成后,電力供應不足,影響了軋機的正常運轉。有的領導就提出:“武鋼搞鋼鐵搞了幾十年,都不知道軋機需要用電么?”這極大地打擊了武鋼的自信心和積極性。石啟榮同志在了解情況后,向《人民日報》記者澄清解答說,武鋼在一米七軋機建設時就已經意識到電力供應的重要性,為滿足武鋼“〇七工程”安裝容量30多萬千瓦的設備用電,特意從河南引入供

武鋼一米七軋機工程冷軋廠第一卷鋼卷

可以看出,借助國家驗收武鋼一米七軋機系統工程的機會,石啟榮同志發揮其卓越的人格魅力和聰明才智,多方協調,為引導社會輿論正確看待這一投資巨大、模式創新、全套引進國外先進裝備的鋼鐵項目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幫助武鋼一米七軋機工程恢復了名譽,確保了項目順利通過國家驗收,為我國鋼鐵工業走上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道路奠定了基調,指明了方向,樹立了榜樣,作出了重要貢獻。1985年,通過“四恢復”等一系列具體措施的有效實施,武鋼一米七軋機系統工程已達到甚至超過了核定設計能力。事實證明,石啟榮同志支持武鋼“○七工程”的觀點是完全正確的,所付出的努力也是有意義的。

后來,順利達產達效的武鋼一米七軋機系統工程,作為當時我國鋼鐵行業最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的1700mm熱連軋機,為正處于建設中的,具有當時國際先進水平的寶鋼二期2050mm熱連軋工程的生產培訓等提供了諸多便利條件,發揮了重要的支撐保障作用。

三、功不可沒,硅鋼二期效益佳

硅鋼,也稱為電工鋼,是電力、電子和軍事工業不可或缺的重要軟磁材料,是支撐國家機電產業與能源發展戰略的重要功能材料之一。從用途上區分,硅鋼分為取向硅鋼和無取向硅鋼,其中取向硅鋼是鋼鐵行業中工藝最復雜、技術含量最高、難度最大的關鍵品種之一,主要用于制造各種變壓器鐵芯,素有“鋼鐵工藝品”之稱,其制造技術和產品質量是衡量一個國家鋼鐵工業和裝備制造業發展水平的重要標志。

在武鋼冷軋硅鋼二期工程籌劃初期,原計劃采用日本貸款方式建設,時任國家計委黨組成員、專職委員的石啟榮同志對此有不同看法。他認為:從國家層面看,冷軋硅鋼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關鍵材料,每使用1萬噸冷軋硅鋼代替低效的熱軋硅鋼產品,就能節省1億度電,武鋼冷軋硅鋼二期工程40萬噸/年的生產規模,相當于每年為國家節約40億度電,也就是每年可以節約一座劉家峽水電站的發電總量,這對節約寶貴的資源和能源、支撐我國經濟可持續發展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這樣利國利民的重大工程,理應享受國家資金重點支持;從企業層面看,武鋼為滿足國家經濟發展需要,研發和生產技術含量極高的冷軋取向硅鋼等關鍵鋼材品種,將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如果再使用日本貸款的方式建設硅鋼二期項目,企業將背負過大的財務費用包袱,不利于企業健康發展,也不利于項目早日達產達效、實現社會效益。

武鋼冷軋硅鋼工程,打破了國際上對我國取向硅鋼市場的壟斷,改善了機電行業關鍵材料長期受制于人的不利局面,為保障我國經濟健康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為促進我國鋼鐵工業進步發揮了關鍵作用,也為武鋼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成為武鋼乃至我國鋼鐵工業的“掌上明珠”,得到各級領導和有關部門的關愛和支持,這其中,也少不了石啟榮同志的一份功勞。

四、學富五車,軋機選型排眾議

進入21世紀,經過近50年的發展,我國鋼鐵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和巨大的進步,技術裝備、產品結構、組織結構不斷完善優化,裝備國產化率、產品市場占有率、自主研發水平、節能減排水平明顯提高,為支撐和保障我國經濟快速穩定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2000年,我國粗鋼產量已突破1億噸,成為世界上粗鋼產量最大的國家。

站在世紀之交,為了貫徹落實中央提出的提高經濟增長質量和效益的要求,為了發展、為了競爭、為了再次騰飛,武鋼重新審視了1000萬噸鋼的發展規劃,決定把提升產品檔次、優化產品結構作為主攻方向,力爭把武鋼做精、做優、做強、做大。

事實勝于雄辯。時至今日,武鋼2250mm熱連軋機不但沒有進入博物館,而且依然在為武鋼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五、戰略布局,防城港鋼鐵基地

廣西防城港市,地處我國大陸海岸線西南端,地緣條件得天獨厚,是連接中國西南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的重要樞紐,擁有沿海深水良港等優勢。進入21世紀,廣西壯族自治區出于發揮地緣優勢、做強鋼鐵產業、促進經濟發展的初衷,提出在防城港建設千萬噸級沿海鋼鐵精品基地。由誰來建設?當時廣西最大的鋼鐵企業——柳州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01年的粗鋼產量僅有122萬噸,顯然不具備建設千萬噸級鋼鐵精品基地的實力和條件,發展心切的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希望與韓國浦項制鐵公司合作建設。

國家于2012年5月同時批準了寶鋼湛江鋼鐵基地和武鋼防城港鋼鐵基地兩個項目。2015年8月,寶鋼湛江鋼鐵基地一期工程全面投產。武鋼防城港鋼鐵基地先期建設了一套2030mm冷軋機組,并于2016年3月投產。

石啟榮同志簡介

 男,漢族,1929 年 3 月出生于四川達州渠縣清溪鎮百花村。 

1948 年 9 月至 1952 年 7 月,國立重慶大學工學院冶金系學習。 

1952 年 8 月至 1955 年 5 月,國家分配至鞍山鋼鐵公司工作。

1955 年 5 月至 1957 年 12 月,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本書以下簡稱國家建委)重工業局冶金處,工程師。 

1958 年 1 月至 1973 年 10 月,國家計委重工業局鋼鐵處,工程師。 

1973 年 11 月至 1978 年 10 月,河北省邯鄲鋼鐵總廠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兼總工程師。 

1978 年 10 月至 1982 年 11 月,國家建設委員會重工業局副局長、局長

1982 年 12 月至 1983 年 10 月,國家經濟委員會委員。

1983 年 11 月至今,國家計委委員、專職委員、黨組成員、 顧問。 

其中:1985 年 10 月,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 

1994 年 3 月至 2003 年 3 月,第八屆、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 

1996 年 1 月至 2015 年 6 月,卸任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總經理后,擔任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協會第一副會長、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專家委員會主任、中國投資協會常務副會長及名譽會長。 

1999 年 6 月至 2004 年 6 月,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稽查組組長。 

2003 年 12 月退休后,擔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顧問。




?
欧洲变态另类ZOZO_欧美Z0ZO人禽交_人与禽交videosgratisdo灌满